相关文章

重庆破解农村道路交通安全重大难题

    法制网记者 吴晓锋

    提起重庆这座城市,大部分人脑海中第一印象就是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的确,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了这里道路弯多、坡陡、路窄、沟深,农村道路交通安全工作长期面临里程长、路形险、防范难的严峻挑战,一度曾是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的“重灾区”。

    据统计,自1997年重庆直辖以来,全市共发生一次死亡10人以上重特大交通事故52起,其中近80%集中于直辖之初的前5年,仅1998年和2002年就分别发生重大事故10起和8起。

    然而2005年至今,在重庆农村机动车、驾驶人分别增长7.37倍和4.58倍的情况下,交通事故起数、死亡人数逐年下降,连续近11年未发生一起死亡10人以上重特大农村道路交通事故。

    2015年12月7日,公安部交管局下发《关于印发重庆市农村道路交通安全工作经验做法的通知》,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交管局认真、全面学习借鉴重庆经验做法。

    是什么让重庆农村道路交通事故从“重灾区”走向了“安全区”,又是怎样的先进经验值得被公安部推向全国?带着这些疑问,法制日报记者专程赴渝调查采访,看重庆是如何破解农村道路交通事故频发这一重大难题。

    “源头治理”打牢体制基础 “生命护栏”减八千余人伤亡

    面对长期以来复杂严峻的道路交通安全形势,重庆市鼓励各区县立足实际,探索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交通管理方式。起源于巫山县的农村道路交通安全劝导队(站)就是当时探索出来的经验。

    “有牌证、戴头盔、限二人、靠右行”,后来被推广为全国摩托车整治标准用语的这四句话,是在云阳县对农村机动车有效管理的基础上总结出来的。

    2011年,重庆市道路交通安全工作“云阳会议”召开,会议提出了“四七”要素管理方针,夯实了农村道路交通管理的基础。

    “‘四七’要素要求明确领导‘责任’、提升监管‘能力’、强化科技‘支撑’、重视宣传‘教育’四大体系,并针对‘人、车、路、场站、运输企业、路检路查、环境条件’七个关键要素进行重点管理。”陈芃说。

    “四七”要素管理方针明确了方向,指导着重庆农村道路交通安全工作逐步走向快车道,直到“彭水会议”的召开。

    2013年以来,作为交通事故重灾区的彭水县,在财政不足的情况下,斥资8000余万元,安装超过400公里的“生命护栏”,实现了全县道路交通安全事故数量、死亡人数的大幅下降。

    2014 年,重庆市农村道路交通安全工作会议在彭水召开。“彭水会议”结合重庆地域实际,及时分析研判,并确定了“三化六体系”的五年规划。

    何为“三化六体系”规划呢?“它要求农村道路交通安全要保障标准化、管理规范化、手段科技化;明确了责任、监管、防控、科技、宣传、评价六大体系的具体目标,成为之后五年工作的指导方针。”陈芃告诉记者。

    谈到两次会议的重要地位和相互关系,重庆市交巡警总队总队长陈军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好比红军长征,‘云阳会议’就像是遵义会议,为之后的工作明确了方向,提供了科学理论指导。”

    “而‘彭水会议’就好比陕北会师,标志着我们的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是对‘云阳会议’的传承和提升,为新形势下的工作明确了更为科学的目标。”陈军说。

    财政投入是保障农村道路交通安全工作的基础。从2009年起,重庆市、区县、乡镇三级财政分别以5000万元、200万元、10至20万元为基数,逐年加大投入,目前全市累计投入已超20亿元。

    针对重庆90%以上的重特大交通事故发生在基础防护设施不完善的危险路段这一状况,重庆市政府于2003年启动了安装波形防撞护栏为主要内容的“生命工程”建设,作为源头治理的重要抓手。

    截至目前,重庆市已投入36亿元,建设“生命护栏”1.8万余公里。重点路段隐患治理及护栏安装率达100%,累计避免了近4000起翻坠事故,减少了8000余人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