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举重冠军邹春兰抵重庆整形 盼变美后补拍结婚照

  昨天一整天,邹春兰都在重庆整形美容医院接受各种检查,等待专家们商定最后整形方案。前晚10点15分,这位女子举重冠军所乘飞机降落江北机场,曾当过搓澡工,现在当上洗衣店女老板的她第三次蝶变开始了。“我没想过具体要变成什么样,只是感觉,他们肯定会让我更女人……我只想让自己变回女人的样子。

  她被人议论像男人

  前天晚上,一身深蓝色运动装的邹春兰走出江北机场,虽然她是第一次到重庆,但还是有一些市民认出了她。“她就是那个长胡子的举重冠军。哇!长得是很像男人……”可能是已经习惯了人们这样的议论,邹春兰显得很平静。

  直到昨天上午,邹春兰才第一次主动提到整容:“我听到他们这么说心里也没什么,因为我想象着,他们给我整容后,应该挺漂亮的吧,别人就不会再这么说了。”

  她变得自信而坦然

  现在的邹春兰,已经多了许多自信与坦然。在经历了这么多后,她已经不会再认为,家中那14枚举重奖牌“曾让我自豪,现在留给我的只有痛苦回忆”。来到重庆,她依然愿意第N次谈起那些曾经为国争光的荣誉史。

  现在,她是一家洗衣店的老板,生活条件好了,对未来的憧憬也多了。前天晚上从机场出来,她就大方地谈道:“我没有想过应该漂亮到什么样子,但我只想更女人、更温柔的那种样子。”

  她最想除掉恼人胡须

  昨日从上午10点起,邹春兰就在重庆华美整形美容医院安排下,开始了一整天的术前检查。

  医院出动了整形科、皮肤科、中医科以及医学纹绣科的专家,一起为邹春兰进行了初步检查和评估,准备帮助她从生理到心理都找回自信。当十来位“白大褂”围着邹春兰一起指点时,她依然显得很平静,甚至主动和医生交流,“我最想把我的胡须整整”。

  她接受十名医生检查

  退役后,邹春兰刻意将头发留长,十多年来她一直保持长发,目的是让自己看上去更女人,但似乎效果并不明显。昨天,十来位医生挨个在邹春兰脸上指点比划,又对她进行了各种身体检查。经过初步评估,医生认为她的线条太粗犷。

  “眼睑下吊,可以改改;皮肤粗糙,还有红血丝;眉毛……”听到医生们低声议论着自己这么多部位时,邹春兰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害怕,她乐观地笑着说:“这点痛我还是能忍的,我也想美美,我也是女人。”

  据了解,具体的整容方案要等检查完毕专家会诊后才能定下来。

  她盼术后首先见丈夫

  要动手术,要在自己身上这么多地方动刀子,害怕吗?邹春兰坦言,一开始还是挺紧张的,但后来听医生详细解释后,出于信任,顾虑消除了,并且丈夫也很支持。只是老家的母亲开始很反对,她担心女儿的身体,后来还是邹春兰和丈夫一起做思想工作,老人家才想开了。

  邹春兰的丈夫是老实的农村人,原先靠帮人送啤酒赚钱养家,现在也在洗衣店里帮忙。邹春兰和丈夫结婚时,因为怕被人笑话像男人,同时也因为经济拮据,至今还没拍过结婚照。这事,让邹春兰一直感觉有点内疚。昨日,对未来充满憧憬的邹春兰表示,当自己变漂亮后,第一个想见的人是丈夫,想和他补张结婚照。

  看到这个变得乐观、充满希望的邹春兰,所有人都希望她的心愿能够实现。本报将继续关注邹春兰重庆寻梦之旅。本报记者 何薇